图片故事:拜望80后石油工的海上生存

  • A+
所属分类:石油
2017年4月19日,河北秦皇岛,CEPJ石油平台是最为年轻的平台之一,于2014年投产。其大小相当于一座足球场,分为工作区和生活区,满员住宿能力为100人。 { info: { setname: 图片故事:探访
图片故事:拜望80后石油工的海上生存

图片故事:拜望80后石油工的海上生存

  2017年4月19日,河北秦皇岛,CEPJ石油平台是最为“年轻”的平台之一,于2014年投产。其大小相当于一座足球场,分为工作区和生活区,满员住宿能力为100人。

图片故事:拜望80后石油工的海上生存

  { info: { setname: 图片故事:探访80后石油工的海上生活, imgsum_bk: 10, imgsum: 10, lmodify: 2017-09-20 13:34:18, prevue: 2017年4月19日,河北秦皇岛,CEPJ石油平台是最为“年轻”的平台之一,于2014年投产。其大小相当于一座足球场,分为工作区和生活区,满员住宿能力为100人。, channelid: , reporter: , source: 网易综合, dutyeditor: 纪珂_b6492, prev: { setname: 共享单车“花式载人”:坐车筐 站链条盖, simg: 共享单车“花式载人”:坐车筐 站链条盖, simg: 秦皇岛32-6油田位于渤海湾的中北部,距离海岸约20公里,是1995年发现的亿吨级大型稠油油田。目前,这个油田由10座海上平台和一艘浮式生产储油装置组成,从空中俯瞰,一座座平台仿佛是撒在海面上的一个星座。程垚所在的CEPJ平台,是其中最为“年轻”的平台之一,于2014年投产。其大小相当于一座足球场,分为工作区和生活区,满员住宿能力为100人。, newsurl: # } , { id: CIQL1CAC00AP0001, img: 程垚的目的地,是中海油秦皇岛32-6油田CEPJ中心处理平台。这位29岁的天津小伙是平台上的操作工,他已经在海上度过了七个年头。 登上平台的方式,看着令人脚软。巨大的吊臂将“吊笼”下放到拖轮的甲板,工人们踩着笼子边缘,双手交叉牢牢抓住绳网,再被缓缓吊上近40米高的平台。程垚已经数不清,他有多少次以这样的方式“上下班”了。 通过这个“笼子”,工人们也完成了交接班。海油工人通常以28天为一个工作周期,在海上连续工作28天,然后迎来28天的海休。“在海上平台,没有坐过‘吊笼’的生活是不完整的。”程垚说。, newsurl: # } , { id: CIQL1M4900AP0001, img: 海上平台是24小时不间断作业,程垚他们需要白班夜班轮班倒。因此,不管是红日初升还是午夜降临,平台的灯光长明,“火炬臂”时刻燃烧着从油井开采出来的剩余伴生气体。 早晨7点的工作会议,是白班一天工作的开始。在这天的早会上,安全监督为各项作业进行安全风险提示。海上平台的所有生产作业都离不开“安全”二字,随处可见的安全标语,提醒工人们时刻如履薄冰。早餐过后,程垚开始进行巡检,这也是海上平台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每天2小时的定点巡检,他需要沿着陡峭的阶梯上上下下。, newsurl: # } , { id: CIQL1GIF00AP0001, img: 清洗注水增压泵滤器是平台上的常规工作之一。每个滤器上有24个1公斤左右的螺栓,由于螺栓较大,程垚需要用铁锤把注水增压泵滤器的螺栓一个个拆卸下来,以便对滤器进行清洗。在平台上,各类泵的数量很多,因此平均每天至少清洗一个泵吸入口滤器,这项工作需要两个人合作持续作业一个多小时,而这只是他们日常工作中很小的一个部分。 在平台的最底层甲板为井口区,这里林立着二十个采油树。因为形似一棵棵树,上面安装着各类仪表,所以采油树也被形象地称作“圣诞树”。程垚说,这是海油人特有的浪漫。地层的原油也正是通过这些采油树被开采出来。, newsurl: # } , { id: CIQL1EFH00AP0001, img: 由于CEPJ平台开采的地层岩石结构疏松,开采过程中存在地层出砂的情况,生产流程需要定期冲排砂,清理冲砂槽也成为平台最累人的活之一。冲出来的砂需要先铲进桶里,再将砂倒进岩屑箱返回陆地处理。“通常一个来回就已经大汗淋漓了,我们每天都要这样来回几十次,才能把冲砂槽清理干净。”程垚说。中控室,相当于海上中央平台的“大脑”。平台上的所有流程状态都会在这里得到监控,一旦发现异常,需要第一时间组织现场人员进行处理。在无数个不眠之夜,程垚都独自在这里值班,关注着整个平台的生产动态。, newsurl: # } , { id: CIQL1I8H00AP0001, img: 从取样点,程垚取出一杯黑乎乎冒着泡沫的液体,这就是石油。含水量较高的原油呈现一种棕色,而较纯正的油则是近乎黑色的。有人将石油称为“工业的血液”,从车船所使用的汽油柴油,到日常所需的蜡烛化妆品,石油相关产品在现代生活中几乎无孔不入。, newsurl: # } , { id: CIQL1KCS00AP0001, img: 将油样带到化验室,程垚跟着一名老师傅,对油样进行化验,通过进行“油水分离”的实验,从而得出油样的含水率。据师傅介绍,除了油样离心化验外,还有很多其它化验工作要做。通过化验,可以及时监控油井及工艺流程的运行状态,因此实验经常从早做到晚。相比在陆地,海上的工作生活相对单调,但同时也能感受到来自大海的独特魅力。平台生产监督任宏伟说,他觉得最美的现象要数海上的闪电了,因为海上没有遮挡物,只要发生雷电,就都一览无遗,非常壮观。天气好的时候,20公里外的海岸线隐约可见。, newsurl: # } , { id: CIQL1O3N00AP0001, img: 晚餐时间,食堂里依然播放着提示安全的信息。海油工人的吃饭速度非常快,通常都在10分钟以内,因为现场要求24小时都得有人值班,需要大家轮换就餐。对他们来说,吃饭不过是工作间隙的短暂休整。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工人们回到各自的宿舍。由于刚刚倒班上平台,程垚需要将自己的床铺收拾一下。最近《人民的名义》火了,几乎每间宿舍都在追剧。看电视也是海上少有的娱乐方式之一。“倒班上来的第三周,是最熬人的时候。不仅有夜班倒白班的生理考验,还有心理上的煎熬。平台上待久了,也难免会想念家里的人。这时候的脾气容易变得急躁,所以在海上最好的调节方式就是运动。”健身房是程垚经常去的地方,一个多小时的运动,他已经是大汗淋漓。, newsurl: # } , { id: CIQL1Q5T00AP0001, img: 由于海上几乎没有手机信号,卫星电话成了员工与家人们联系的唯一方式。一到下班点,工人们就在报房的卫星电话前排起了长队。隔三差五,程垚利用卫星电话与妻子保持着联系,在电话的那头,妻子张婷已有了四个月的身孕。妻子张婷是大连人,为了爱情,随程垚来到天津。然而10天之后,他就出海了。“留下我和现在的公公婆婆住在一起,当时我跟他们还不熟,心里其实挺委屈。但是现在回想,挺过那段时期之后,还挺幸福的。”张婷说。在天津滨海新区的程垚家中,挂着两人的婚纱照。 “他是家里的大厨,大多时候都是他在做饭。”提起这个,张婷脸上洋溢着幸福,“不过每次出海前的一周,我们都会逐渐清空冰箱,不然等他回来后,东西都坏掉了。”张婷说,海上的人刚回来的几天,仿佛是和这个社会脱节的,“有时候,我说什么他都不知道,反应也比较慢。”, newsurl: # } , { id: CIQL1S2O00AP0001, img: 有了20多天的海休假期,程垚得以经常带妻子出去旅游。“每到一个地方,他总是先注意那里的紧急逃生口和其他安全标示,他说海上最要紧的是安全,这个习惯也带到了陆地。”但如今,即将来临的新生命,带给了程垚新的责任。“老婆的预产期是9月份,算了算那会我刚好在陆地,还挺幸运的。”现在,他也不再外出旅游,而是想着当一名好父亲。海休结束的那天,早晨7点,程垚匆匆别过妻子张婷,开始他的又一次出海征程。等待他的是近4个小时的舟车劳顿,和28天的海上生活。, newsurl: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