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聚焦丨美邦打油气新“王牌” 中邦若何办

  • A+
所属分类:石油
我们常说,中国地大物博。但事实上,目前中国很多矿产资源是非常短缺的,特别是以石油、天然气为代表的资源。 根据自然资源部最近发布的《中国矿产资源报告》,截至2018年底,
财富聚焦丨美邦打油气新“王牌” 中邦若何办

财富聚焦丨美邦打油气新“王牌” 中邦若何办

  我们常说,中国地大物博。但事实上,目前中国很多矿产资源是非常短缺的,特别是以石油、天然气为代表的资源。

  根据自然资源部最近发布的《中国矿产资源报告》,截至2018年底,全国已发现173种矿产,一次能源、粗钢、十种有色金属、黄金、水泥等产量和消费量继续居世界首位。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能源生产和消费大国,2018年一次能源生产总量为37.7亿吨标准煤,较上年增长5.0%,消费总量为46.4亿吨标准煤,增长3.3%,能源自给率为81.3%。不过我国能源结构中,煤炭占了大半壁江山。我们的石油、天然气、铁、铜、铝等矿产人均可采资源储量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资源基础相对薄弱,战略性矿产资源安全问题引发关注。

  近年来,中国油气依存度不断提高,2018中国油气对外依存度分别攀升至69.8%和45.3%,而且随着中国的发展能源对外依存度还有可能进一步上升。在此背景下,如果美国持续加大油气出口,中美俄三国关系也恐将随之发生变化。

  中国在追赶美国的道路上存在很多变数,其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就是战略资源领域的力量对比。当中国仍在大量进口石油、天然气时,美国已摇身一变成为油气出口大国,这种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过去一段时期,美国和中国一样需要从国外大量进口石油,但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去年公布的数据,自1973年以来,美国首次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生产国。随后,美国能源信息署还发布展望称,美国将在2020年成为原油等能源的出口超过进口的“净出口国”。尽管有分析认为,美国变成石油出口大国,难撼俄罗斯石油对华出口地位,但这对全球能源格局、地缘政治、世界经济乃至中美关系都将产生重要影响。

  伴随着美国非常规油气革命,美国在世界石油市场上的角色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变。美国已经由依赖国际石油供应的消费大国,很快转变为石油生产、加工、出口、消费大国。

  2018年2月,美国超越沙特成为全球第二大原油生产国。这是逾20年来第一次美国石油产量超过沙特。此后,在2018年6月和8月,美国原油产量自1999年2月以来第一次超越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EIA预计,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将继续超越俄罗斯和沙特。

  反观中国,近年来,中国油气依存度不断提高,2018中国油气对外依存度分别攀升至69.8%和45.3%,而且随着中国的发展能源对外依存度还有可能进一步上升。在此背景下,如果美国持续加大油气出口,中美俄三国关系也恐将随之发生变化。

  2019年年底,中国的石油原油日进口量或许会突破1100万桶。这是什么概念呢?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的石油日出口量也就约为700万桶,全部运到中国都不够。全球石油产量第四大国,伊拉克的石油日开采量也就约为455万桶。这些石油就是他们自己一滴也不用,全部出口到中国,也达不到我们需求的一半。

  实际上中国目前已经是俄罗斯、伊拉克、伊朗、安哥拉、委内瑞拉、巴西等多个石油出口大国的最大购买者,并且还是多个石油出口大国的前三大购买者。普通三五个国家出口的石油,根本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

  不仅如此,我们还从美国进口石油了。美国数年前还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但现在这个位置让给了中国,而且由于页岩油的大幅开采,美国摇身一变成为了全球重要的石油出口大国了。

  有分析认为,从进口方式来看,美国原油进口不会对俄罗斯形成替代。俄罗斯向亚太市场出口的是东西伯利亚-太平洋(ESPO)混合原油,其含硫量相对较低,对中国运输时间短,输油成本低,油价和质量较有竞争力。美国生产商向中国市场提供的油品种类较多,既有WTI米德兰轻质低硫原油也有Mars高硫原油,美国原油产品质量很高。但美国石油管道和出口港口严重落后于其产能,目前美国没有通往太平洋沿岸的输油管道,石油要出口中国,需要在墨西哥湾装船,通过巴拿马运河运往中国。而墨西哥湾大部分码头只能停泊容量50万桶的阿芙拉型油轮,可停泊容量90万-100万桶的苏伊士型油轮的码头十分有限,其运输成本最高能达到中东的三倍。因此,俄罗斯在对华出口油气方面优势明显。

  不过,从长期来看,美国油气对华出口有可能加快。有分析指出,随着美国页岩油的蓬勃发展,OPEC将在未来五年进一步失去对市场的控制力。国际能源署(IEA)发布报告指出,到2024年,由于伊朗和委内瑞拉产量的下降,OPEC的原油出口能力将有所下滑。而美国页岩油产量有望持续增长,美国将占到全球新增原油产量的70%。美国有望在不久后超越俄罗斯,2024年前取代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最大原油出口国。当然,俄罗斯资源优势突出,美国也不甘落后,美、俄两国面对中国这一全球最大的油气消费市场必然展开争夺。这将导致中、美、俄三国关系非常微妙,随时可能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并对世界经济、政治乃至安全与稳定产生重要影响。

  很明显,美国并不会轻易放松对中东产油大国施加影响,同时其在拥有美元与军事实力优势的基础上,将再增加油气领域的话语权,相当于又多了一张“王牌”或一把“杀手锏”。对此,专家建议,我国须进一步加强对油气等战略性矿产资源的调查评价工作,做好相关类别的资源储备。

  近两年来世界经济的增速在持续减缓,各个经济体增速普遍下降,全球的矿业市场也明显受到影响,大宗矿产品价格激烈振荡。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专家们各自发表了对全球矿产资源热点问题及发展趋势的看法,专家认为,美国在油气领域取得的成功经验值得中国学习。

  英国埃信华迈公司亚太区上游咨询总监艾瑞克·戴纳尔认为,中国有非常巨大的未经开发的资源。传统的油气是首要的能源供给。在中国,超过三分之二的首要资源来自于传统的碳化合物,可再生资源发展非常快,但是还是有很大的油、气需求。中国国内油气的供给尤其是石油现在越来越少了,很大程度依赖于进口,进口得越来越多,国内的供给越来越不足。在美国,原来是能源进口大国,现在是能源进出口国,这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在国内的油气田开发做得很好。美国油气产量一直在提高,并帮助美国在2019年成为最大的石油生产国,这是美国在能源方面一个巨大的转变。

  中国非常值得去学习、了解美国的成功。能够获取资本是很关键的,获取资本能够助力我们的增长。

  中国油气资源比较丰富,开采有一些进步,但也面临一些挑战。中国页岩气和美国相比,中国的岩层比较厚,要花很多的资金去进行钻井,这就意味着中国开采石油的成本比美国要更高,而且更难。供应链在中国更小、更短,而且也没有美国那么专业。美国有成千上万的非常专业的公司在做这件事,整个供应链是非常完整的,可以使得公司价值最大化。这也是中国在未来想取得成功要去学习的。同时中国的输油管也是一个瓶颈,还有水的制约。因为我们在很多偏远地区都是缺水的,这也是现在矿业所面对的瓶颈。

  另外,艾瑞克·戴纳尔认为,中国要取得成功还要营造更好的生态环境,给出更多的刺激政策促进矿业开采。这在美国做得很好,在其他很多国家都有这样的刺激政策。同时也要关注产量,中国要知道在这个产业如何通过资金的扩大和增加,来得到更多的石油价值。在美国,矿产开发的成本不断地降低,这也是中国在未来要关注的,要减少油气勘探的成本。美国有很多这方面成功的例子可以借鉴。

  瑞典原材料咨询公司高级分析师安东·罗福认为,如果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钢铁业就无法被称作是发达国家。尽管中国GDP的增长有所减缓,但仍然是很强劲的。我们可以看到,人均钢铁消费量中国最近超过了其他的国家,而美国、欧盟表现很平稳。钢铁需求在未来还将会增长,钢铁工业将会重新聚焦到高品质的发展,在钢铁质量和钢铁生产效率上会有所体现。同时铁矿石的品位正在下降,这意味着中国需要更高品质的铁矿石进行弥补,对于拥有新的较高品位的铁矿石生产商来说,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铁矿石价格不会走低到几年前的水平。

  德国地学和原材料研究院研究员苏菲·达姆谈到了对世界石墨供需形势的看法。2018年中国片状石墨产量达116万吨,占全球69%。2019年天然石墨消费量在逐渐地减少。过去十年石墨每年差不多有5%的消费增长。其中,电池产业保持两位数的增长,是最高的。来自电池行业的消费需求增长一直占据着石墨市场的主导地位,这样的情况应该还会持续。电池产业对石墨的影响非常大,这也是未来非常重要的市场。

  自然资源部信息中心矿产资源研究室主任闫卫东认为,当前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长都在同步下降,这对大宗矿藏也有影响,市场分化比较明显。不过,与电池相关的矿产热度还是在增长,像锂、钴等有一些重要发现。非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矿产勘查投资比例持续增长。

  闫卫东强调,随着信息产业的发展,关键原材料供应的硬约束显现,发达经济体也重新审视采矿业,包括美国和欧洲也是如此。目前很多OPEC国家开始挖掘本国矿产资源潜力,包括尼日利亚和安哥拉在内的非洲一些国家成为投资的热点。我们应该看到,矿产需求长期向好,市场越是长期低迷,越不能忽视大宗矿产品供应安全。

  当前,中国矿产资源行业进入转型升级的新阶段,矿产品价格跌宕起伏,面对错综复杂的外部形势和转型升级的艰巨挑战,矿业企业该怎么应对?

  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鑫说,近年来,矿业行业经历了漫长的底部周期,黄金也不例外。虽然今年下半年受多重因素的影响,黄金价格持续上涨,涨到1500美元左右,但多年的发展经验告诉我们,矿业企业传统粗放的发展方式已经越来越难以适应当前全球的发展形势。只有高质量发展才是唯一的选择。

  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执行总裁李彤长期对矿业市场也非常关注,她认为,全球经济依然面临较多的不确定因素,下行压力较大,伴随世界经济持续疲弱和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转型的调整,全球矿产品需求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需求可能会持续低迷。

  李彤认为,在全球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和不确定因素增加的背景下,全球矿业需求前景承压。受政策不确定性影响,国际矿产品价格或将进一步调整,地缘政治风险可能会加大部分矿产品的短期波动,矿业企业经营难度上升。中国是大宗商品的需求国也是重要的矿产品的生产国,在复杂的世界经济环境下,中国矿业企业经营形势也将跟全球其他的同业一样,经历较大的考验。

  2019年前8个月,中国采矿业PPI增长了3.6%,较2018年增速回落5.2个百分点,规模以上采矿业企业营业收入增长4.8%,比去年回落2.6个百分点,利润增速更是从2018年大幅增长40%左右,下降到了今年前8个月利润增速只是2%多,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受前期价格上升的影响,在今年前8个月大幅增长26%,但是伴随着未来矿业需求转弱,矿业企业可能缩减资本开支,寻求新的供需平衡。

  面对全新的经营环境和更加复杂的挑战,矿业企业需要通过紧密和有效的合作,更好地适应新的变化。矿业企业需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高质量发展,加快产能优化布局,推动矿业技术创新,秉持绿色发展的理念,增强矿业的国际合作,从而提升自身的竞争实力。

  李彤认为,发挥资本市场资源配置优势,可以助力矿业企业提高综合实力。矿业企业通过资本市场可以相对高速、高效地处置低盈利、高资本、高能耗的资产,增强高盈利、低资本消耗的业务,通过资本市场可以加速资本运作,释放更多的资本,吸引长期投资资金,支持新一轮技术创新和效率提升,改善中长期资本回报和盈利前景。通过资本市场的运作,矿业企业能够更好地对冲在投资、生产、交易等经营活动中的风险。

  有关部门预计,到2020年,我国石油、铁矿石、铜、铝等矿产的对外依存度分别将增至70%、85%、80%、60%左右,资源供应风险仍将在较长一段时期内存在。与此同时,石油、铁矿石、铜、铝、金等重要矿产资源静态保障年限已呈下降态势,预计到2020年保障年限总体在10年左右,到2030年将进一步下降至10年以下,能源资源安全保障形势面临严峻挑战。

  众所周知,人口基数、经济总量、发展阶段、产业结构等因素,决定了中长期内我国对矿产资源的消耗将保持在高位。为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需求,我国有关部门已将煤炭、石油、天然气、煤层气等24种矿产列入战略性矿产目录。专家认为,面对逼迫而来的资源安全“危机”,一个有效应对手段就是加大矿产勘查与储备力度,通过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夯实大国崛起的资源家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