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钼业180亿元定增对应股份迎来解禁 众方面上

  • A+
所属分类:矿业
7月18日晚,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洛阳钼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去年完成的180亿元定增所对应股份迎来解禁。 作为A股市值最大的矿业上市公司,拥有1300多亿市值的洛
洛阳钼业180亿元定增对应股份迎来解禁 众方面上

洛阳钼业180亿元定增对应股份迎来解禁 众方面上

  7月18日晚,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洛阳钼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去年完成的180亿元定增所对应股份迎来解禁。

  作为A股市值最大的矿业上市公司,拥有1300多亿市值的洛阳钼业一举一动都受到资本市场关注。去年7月24日,洛阳钼业完成A股历史上第二大一年期非公开发行、最大的非金融行业一年期非公开发行。

  此次解禁是否对洛阳钼业股价短期走势构成压力,是许多投资者都关心的问题,而解答这一问题的关键是需要深刻理解洛阳钼业。对一家公司的认知,首先需要了解公司所处的行业特性。矿业行业最大的问题是强周期——在上升周期,矿业公司可能会赚的盆满钵满,而在下行周期和底部,绝大部分矿业公司利润开始下降甚至可能会面临亏损的境遇。

  如果系统性对洛阳钼业进行研究会发现,这家矿业巨头与全球所有的矿业公司都不同。

  洛阳钼业早期专注于钨钼业务,一直是国内领先的钨钼生产商。2012年A股上市后,积极进军海外,先后收购了澳大利亚NPM铜金矿、巴西铌磷项目、刚果Tenke铜钴矿项目等全球一流的优质矿业资产。

  今年一季度,洛阳钼业实现营业收入74.32亿元,同比增长28.5%;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5.5亿元,同比增加160%;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5.58亿元,同比增加171%,创造了公司两地上市以来最好的业绩。

  自2012年在A股上市以来,除2015年因全球矿业出现周期性下滑带来公司业绩有所下降外,公司经营业绩一直保持稳健及健康增长。在当年多家全球矿业巨头出现亏损的情况下,洛阳钼业尽管业绩有所下滑,但仍然赚得不菲的利润,并拥有丰厚的毛利率。

  靓丽的业绩表现得益于公司一直在全球范围内追求最佳的产品组合——截至目前,公司已经成长为以铜、钴、钨、钼、铌、磷业务为主的全球顶级矿业企业,是全球前五大钼生产商及最大钨生产商、全球第二大钴、铌生产商和全球领先的铜生产商,同时也是巴西境内第二大磷肥生产商。

  “围绕成为受人尊敬的国际性资源公司,洛阳钼业致力于打造最佳的产品组合,目前在全球矿业界,洛阳钼业已拥有了独特、稀缺的产品组合。”洛阳钼业董事会秘书岳远斌说,今年一季度公司收入超过82%来自海外业务。

  2017年度,洛阳钼业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0.076元/股(含税),计人民币164,154万元(含税),分配比例达到60%;近几年合计分红高达50亿元。

  洛阳钼业2016年逆周期发起的以超过53亿美元收购巴西铌磷项目和刚果铜钴矿项目事件,已成为享誉全球矿业界的经典收购案,并让洛阳钼业一举跻身全球矿业第一梯队。

  鲜为人知的是,此次收购背后实际上是其第一大股东鸿商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鸿商集团”)背后的战略布局和精准判断。

  作为一家大型民营企业,鸿商集团以研究为先导,高度看好并拥抱新能源汽车大周期投资,早在2015年宁德时代开始启动第一轮融资之时,就通过旗下西藏鸿商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迅速入股,彼时宁德时代估值200多亿元。今年6月11日,宁德时代(300750.SZ)上市后一举成为创业板龙头股,目前市值已经接近1800亿元。而西藏鸿商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系宁德时代第七大股东,持有62,745,321股,按照7月17日收盘价82.28元/股计,市值高达51.63亿元。

  更为重要的是,“2015年鸿商集团对宁德时代的战略投资提升了鸿商集团和洛阳钼业对动力电池钴需求的认知,从而促使洛阳钼业下决心尽快拿下刚果Tenke铜钴矿项目,事后证明当时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岳远斌表示。

  洛阳钼业从曾经陷入经营困境的地方国企,成长为今天的全球领先的矿业企业,同样是鸿商集团背后的战略布局和对产业的深刻理解。

  洛阳钼业发源于“中国钼都”洛阳栾川,有着近50年的发展历史,是老牌的地方国有企业。

  1996年-2002年间,受国际矿业环境等多种因素影响,国内外钼价低迷。洛钼集团是国有企业,本身有6000名职工,基本靠银行贷款维持运转,包袱异常沉重,就连职工的养老保险金都交不上,拖欠了数千万元,再加上自身体制问题,连续数年陷于亏损的境遇。

  穷则思变。2003年前后,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攻坚战”打响。政府决定对洛钼集团进行改制。2004年集团引入鸿商集团进行战略投资,促使公司产能迅速扩大一倍。经过新老股东和管理层多年的潜心经营,2007年公司在港交所主板成功挂牌上市,一次募集了81亿港币的现金。2012年公司又抓住市场机遇,成功登陆上交所。为了进一步盘活体制和机制,2014年在洛阳市政府的主导下,鸿商集团通过二级市场增持H股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公司性质由国企转为民企。这为企业此后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鸿商集团成为控股股东之后,公司进一步明晰了发展战略,激发了管理活力。随着境内外业务及管理的融合、全面预算管理、一体化建设以及标准化、信息化、自动化“三化合一”等一系列基础管理的不断推进和夯实,洛阳钼业在管理架构、投资决策、成本控制、绩效考核等方面,成功建立起了现代化的高效经营管理机制,形成了极具竞争力的行业成本优势和技术优势。

  从2007年公司成功在香港主板上市后,洛阳钼业就制定了放眼全球,打造世界领先矿业集团的发展战略,并于当年成立了相关海外并购小组,一直致力于在海外寻找合适的优质并购机会。

  在洛阳钼业董事长李朝春看来,矿业是准金融、准投资的行业。矿业投资具有周期性和长期性,需要打阵地战、持久战。“如何利用我们的资本、如何搭建资金结构,在不同的行业周期阶段去收购和控制一流乃至世界级资源项目,是我们一直在深思的战略问题。”

  但是,洛阳钼业并未贸然实施海外并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批中国企业选择在彼时纷纷“走出去”收购海外矿产资源,并在2007-2012年达到了收购高峰,然而却付出惨痛的代价。

  在其他公司大举扩张投资、参与市场热点时,鸿商集团和洛阳钼业则得出矿业的冬天即将来临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