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丝_百度百科

  • A+
所属分类:化学纤维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抽丝有很多种情况,包括后期PS效果,抽绣工艺、纺织次品等,另有屈原的
抽丝_百度百科

抽丝_百度百科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抽丝有很多种情况,包括后期PS效果,抽绣工艺、纺织次品等,另有屈原的诗歌以此为名。

  (1) [reel the silk thread off cocoons]∶把蚕茧的丝抽取出来

  《文选·陆倕新漏刻铭》“微若抽茧” 唐吕向注:“言水下之微,如茧之抽丝。”如: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抽丝属于一种后期PS效果,是填充中的一种,在图片上添加的类似纹路的线条,它可以是斜的、点状的、也可以是方格的。抽丝的样式与颜色多种多样,改变抽丝的透明度、混合模式及角度,达到质感的、艺术的、提亮、个性的效果。多用于各种签名与边框。

  通常是先建立一个小图案,再用这个图案填充图片,使这个图出现网状图案的叠加效果。

  6,使用时,在背景上新建一层,点编辑-填充-图案-自定图案,找到刚才定义的图案进行填充,调整不透明度。完成。

  抽纱工种抽绣的一种。在布上抽去一定数量的经纱或纬纱,然后再用线绕成各种几何形花纹。其花纹成连续形,可作成带状或网状。带状的一般用作拼缝,或穿插于扣绣的花纹之间。网状的也称“拉眼”,有的用于花蕊或叶间。

  煮茧,煮茧很有讲究,首先是时间一定要掌握好,煮太烂,用农村的话说就是以后做被子就不牢,太生则影响加工,成品上也会有生块。另外加入的配料要定量。有的厂家为了追求蚕丝的白度,加入过度的增白剂,具体这东东会不会影响蚕丝的纤维,我还没有研究过,但是农村里自己用的蚕丝是不会加增白剂的。

  把蚕茧一个一个拨在手上,摘去蚕蛹和其黑色的褪皮(有的被子上会有小黑点就是这东东没有摘干净),在这摘除的过程中总会有一点点蚕丝粘着,这点蚕丝可以用机器来打成丝棉片,也可以加工成被子,这个价格就低了,还有就是我们在选双宫茧时会把一些次茧(如薄茧)去掉,这些薄茧也可以用机器来打机丝棉片。

  上等的双宫茧只要在手上拨5个左右就可以拉成一小块了。这个过程在干净的流动水中进行是最好的。

  把这些小片开在固定的模形上(要注意拉均匀),一般用5个小片就可以了,再用脱水机脱干,注意一定要脱得非常干,不然蚕丝会不那么柔软。晒干!一定要非常干!

  这两年来采用了4人拉的方式,把“帽子”拉成整张被子大小,前些都是两人拉的,一条被子要一片片贴合起来,现在有的自己家里还是这样翻的。

  在纺织行业中,由于生产上的疏忽而导致面料正面出现断纱的情况被叫做抽丝,它是次品的一种;抑或是例如纱巾、丝袜在使用过程中由于不慎刮蹭所产生的现象,这里的“抽丝”也被叫做“拔丝”。

  《抽丝》为《九章》之一,题目“抽思”,取之于诗篇中“少歌”之首句(此句“抽怨”一本作“抽思”)。

  对“抽思”的解释,王逸《楚辞章句》谓:“为君陈道、拔恨意也。”朱熹《楚辞集注》认为:“抽,拔也。思,意也。”王夫之《楚辞通释》说:“抽,绎也。思,情也。”蒋骥《山带阁注楚辞》以为:“抽,拔也。抽思,犹言剖露其心思,即指上陈之耿著言。”

  比较起来,似王夫之的说法较为可取,本篇所写,乃是把蕴藏在内心深处像乱丝般的愁情抽绎出来。

  从体式上看,本篇有个与它篇不尽合一的独特篇章结构:除篇尾有“乱辞”外(这是《九章》中多数篇所具备),还增加了“少歌”与“倡曰”两种形式,此为它篇(如《离骚》、《九歌》及《九章》其它篇等)所罕见。所谓“少歌”,朱熹《楚辞集注》认为乃类同于“小歌”,是诗章前部分内容的小结;所谓“倡曰”,即是“唱曰”,是诗章第二部分内容的发端。联系本篇整体内容,这别具一格的“少歌”与“倡曰”至少起了两个作用:其一,内容结构上的转换,由前半部分刻画与君不合、劝谏无望而生的忧思之情,转向了独处汉北时心情的描摹,“少歌”与“倡曰”在这里起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使诗篇顺理成章;其二,诗篇的结构体式有所突破,给人耳目一新之感,避免了单一化叙述的单调与呆板,产生了回旋曲折的艺术效果。

  全诗最大的特色,应该是流贯全篇的缠绵深沉、细腻真切的怨愤之情,它贯穿了诗的始终,又紧扣了诗题“抽思”,并时时与之相照应。

  诗篇一开首即扣住了题目(《抽思》)——以忧伤入题,用一连串具有鲜明感情色彩的词汇一下子将读者引入了“忧伤”的氛围,从而步入了诗人刻意营造的感情王国。

  诗人丰富复杂的情感是随着诗章的逐步展开而渐次委婉吐露的。诗篇先从比喻人手,描述了诗人的忧思之重犹如处于漫漫长夜之中,曲折纠缠而难以解开,由此自然联系到了自然界——“谓秋风起而草木变色也”(朱熹语);继而写到了楚怀王,由于他的多次迁怒,而使诗人倍增了忧愁,虽有一片赤诚之心,却仍无济于事,反而是怀王多次悔约,不能以诚待之。诗人试图再次表白自己希冀靠拢君王,却不料屡遭谗言,其心情自不言而喻——“震悼”、“夷犹”、“怛伤”、“憺憺”,一系列刻画内心痛苦词语的运用,细致入微地表现了诗人的忠诚与不被理解的窘迫。“望三五以为像兮,指彭咸以为仪”,“善不由外来兮,名不可以虚作”,——一番表露,既是真诚的内心剖白,也是寄寓深邃哲理、予人启迪的警策之句,赋予诗章以理性色彩。

  “少歌”后的“倡曰”部分,叙述角度有所转换。这部分以由南飞北的鸟儿作譬,刻画了诗人独处汉北时“独而不群”、“无良媒”的处境,其时其地,诗人的忧思益增;“望北山而流涕兮,临流水而太息”两句,令人读之怃然。值得注意的是,诗篇至此巧妙地插进了一段梦境的描写,以此抒写诗人对郢都炽烈的怀念,使读者似乎看到诗人的梦魂由躯体飘出,在星月微光下,直向郢都飞逝,而现实的毁灭在空幻的梦境中得到了暂时的慰藉。这是一段极富浪漫色彩的描绘,读者似与诗人一起,带着忧思,追寻、飞翔……

  诗篇最后部分的“乱辞”完全照应了开头,也照应了诗题。诗人最终唱出的,依然是失望之辞——因为,梦幻毕竟是梦幻,现实终究是现实,处于进退两难之中的诗人,无法也不可能摆脱既成的困境,他唯有陷入极度矛盾之中而藉诗章以倾吐心绪,此外别无选择。

  •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于2019-11-01 08:44,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 转载请注明:抽丝_百度百科